记者:深足一队去年10月就开始欠薪 戴伟浚已向足协申请仲裁

记者:深足一队去年10月就开始欠薪 戴伟浚已向足协申请仲裁

直播吧3月8日讯 据深足跟队记者程文莉报道,部分队员未必会暗示归队。

程文莉所发全文如下:

【罢训】话说上周六的晚饭后,我收到一名外地俱乐部球员给我的微信留言,告诉我深足罢训了,见图1,我有点不太相信,向俱乐部求证,工作人员回复我,“是有几个人不想练,因为欠薪,但确实没钱,所以他们现在不闹了。”

昨天上午,我收到了其它俱乐部高层和圈内人士的微信,向我求证深足罢训的事情,见图2 ,俱乐部给我的回复是,本来也没有“罢训”,只是几个人说自己受伤了练不了。

罢训!这可不是件小事情!做为一名跟队记者,我不能只听取俱乐部方面的一面之词,于是我向球队求证,从昨天到现在,我搜集了很多来自球员们的信息,包括外租球员,我才发现,深足欠薪有些超出我的预料。

【欠薪】去年11月初,一起涉及总金额为127亿元的“佳兆业理财产品逾期”事件让佳兆业集团的财务危机浮出水面,这一切发生得很突然,三个月之前,佳兆业发布的中报显示在手的现金就有487.4亿元,足以能够偿付短债,但是,房地产市场的低迷,以及国际评级机构下调评级,加上一笔涉及4亿美元的美元债兑付,让佳兆业集团的流动性承受了前所未有的压力,而佳兆业投资的深足俱乐部也受到了波及。

就在这个时候,韩国名帅李章洙出现在了深足俱乐部,可以说,他来得有些不是时候。深足欠薪的传闻也从那时开始发酵。11月6日,我问俱乐部求证,得到的回复是“还没有欠薪”,11月30日,我问了队员,得到的回复是“一队还是正常运转,没有什么困难。”

看起来,劳资双方口径一致,事实上,我昨天才得知,深足一队从去年10月份就开始出现欠薪,只是队员们出于维护俱乐部的名声而选择了没说实话,没有任何球员向媒体透露这方面的真实情况。

而深足外租球员的欠薪发生得更早,他们在去年11月份时,就已被拖欠了3个月的工资。有的球员在年底时与深足的合同到期,如今,俱乐部仍拖欠他们5个月的工资,对此,俱乐部全部认账,并表示会统一安排解决外租球员的欠薪,给出的时间是2月底或3月初,最迟是联赛开赛之前。

【矛盾】相对于深足国内球员的顾全大局,外援们只想按合同办事,在被拖欠长达四五个月的工资之后,劳资矛盾开始爆发,有几名外援选择向国际足联仲裁维权,一名外援决定走人,甚至都订好了机票,后来俱乐部给他补发了部分薪水。

而国内球员一等再等,到3月15日这一天,一线队员被拖欠的薪水已有6个月的时间,有队员告诉我:“球员也没有逼俱乐部马上给钱,但是现在至少得有人站出来说说怎么解决吧, 就像佳兆业理财爆雷一样 你得拿出一套方案吧,大家也能够理解困难。”只不过,队员们等来的不是欠薪解决方案,而是俱乐部单独发给每个球员的一纸通知:如有队员想离队,可以自行转会或者商谈租借。

有队员无奈地表示,中国足球大环境不好,男足国家队成绩也不好,舆论上一边倒地讽刺挖苦球员,我们想正当讨薪都没有底气了,感觉讨薪消息爆出去,被骂的还是我们。其实,我们的薪水不是偷来的抢来的,和俱乐部的合同都是建立在双方自愿的条件之下而签署的,我们只希望合同双方都按合同办事,可是现在看来,违约的一方好像占了理一样,我们有理都没地方说。我们也不想和俱乐部闹僵,但是,如果真到最后,问题得不到解决,那只有撕破脸了。

深足队中唯一的国脚戴伟浚目前正在海口随国足备战12强赛最后两战,可以说,他是深足从英超狼队淘到的宝,年薪仅为130万人民币,性价比超高,可是,他也和深足国内球员一样,被拖欠薪水。深足俱乐部方面告诉我,戴伟浚早前委托自己的律师给俱乐部发函,并向中国足协申请仲裁。出生于香港,11岁后去英国的戴伟浚,一直接受的是法制教育,他只能采用这种方式来维权。

按照深足俱乐部的计划,在球队从海口返回深圳休息了一周之后,深足将开启新一阶段的集训,俱乐部也通知队员们归队,但是,部分队员未必会按时归队,他们希望俱乐部“按照正规程序解决问题,或者站出来给大家公开一个解决方案。”

【感想】其实我还有很多很多的素材没有写出来,比如春节前是怎么分配龙岗区政府的那笔补贴这些细节,只是不想激化双方矛盾。希望俱乐部能正视困难,拿出诚意,妥善解决问题,或者给队员们一个说法,而不是想着怎么应付舆论,甚至玩文字游戏忽悠大家,希望球员们理解俱乐部的难处,不要耽误训练;希望政府相关部门关注深足目前的处境,共同商讨一个解决方案。

图一

图二